揭秘1964年《东方红》:台前幕后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

更新时间2019-11-20 08:08:12  作者:未知

东方红薛守一

《东方红》电影版《中国人民站起来》第六场截图

陈薇薇·苗霖·苗访谈

早上

五十五年前的196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节,一部大型歌舞史诗《东方红》在人民大会堂礼堂上演,以其宏大的规模和精湛的制作在全国引起轰动。在周恩来总理的关怀和指导下,这部音乐舞蹈史诗被创作出来,动员了各艺术领域的顶尖专家,并与来自全国各地的3000多名演员一起工作。它被日夜排练了50天。正式上演后,它连续演出了14场,演出满座。

为了让全国观众都能看到演出,在周总理的建议下,1965年8月1日电影制片厂把《东方红》变成了一部舞台剧,让全国人民都能看到精彩的演出,也让我们能够通过互联网重温激情的岁月。

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东方红拉》编辑部采访了当时《东方红》的编舞之一薛守一。薛守一曾任济南军区前卫歌舞团艺术总监,现年83岁。在3个多小时的记忆中,薛老三给我们讲述了这部音乐舞蹈史诗舞台前后一些未知的故事,其历史细节由周恩来总理亲自执导。

以下内容是根据薛守一的口述安排的:

《东方红》是一部大型歌舞片,它史诗般地歌颂了毛主席在不同历史时期领导中国人民进行革命斗争。舞台效果发展了当时最先进的技术,比当时的电影更加生动。演出非常成功。观众从世界各地来到北京。许多单位打电话来要票。看完之后,外宾们被它的美丽震惊了。他们甚至更好奇这种有序的表演是如何组织的,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有53个节目和37个场景。

后来,首相说要拍一部电影来满足他们的要求。毕竟,一场演出有3000多人,所以组织一场并不容易。

薛守一先生当年提供了一张3000多名演职人员的大型合影。

1964年10月16日,毛泽东主席和他的同事以及其他国家领导人会见了所有参加演出《东方红》的人

我个人意识到这部史诗的成功有几个主要原因,首先是周恩来总理的领导。

在周总理的倡议下,1964年7月20日,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周扬、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齐彦明、文化部艺术局局长周魏徵会见了周总理。总理建议新中国成立的历史是否可以用大规模的歌舞来表达。这是东方红第一次被提上日程。7月31日,周总理再次召集会议进行讨论,最终确认成立“东方红”领导小组。他亲自挑选了该团体的13名领导人。文化部、解放军总政治部和中宣部的领导担任组长。他有几个小组,并选出了一组业内顶尖人物。

1964年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节目封面及部分演员表

8月11日,我被调到济南军区前卫歌舞团。已经开始工作的导演小组以一种不同寻常的方式向我们介绍了这个节目。首相亲自负责并亲自指挥。周总理的关怀在很多地方都有体现。我希望我能毫无保留地回忆起它。

秋收起义的良好表现

他们一进入剧团,导演们就告诉我们,鉴于现有的剧本,总理指示他们集中精力赞扬和表演毛主席领导的秋收起义。

后来,每个人都在这一部分的具体操作上做了很多努力。起初,这是一个天幕,用数千万支火把在空中展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然后火把一点一点地移动到入口处,后面跟着拿着点燃的火把的演员。第一天,两组人隔着窗帘,穿过窗帘后回来了。他们就像一群气势磅礴的部队。最后,在幕布前,火炬以甩龙尾巴的方式一组接一组地转动,最后冲到舞台前。

此时,秋收起义的歌声响起,整个舞台上挤满了人。这样,总理说武装斗争非常重要。政治权力来自枪杆子。毛主席领导了秋收起义,这是第一次建立工农根据地。

长征必须显示红军穿越彝族地区

万水千山最初只是一个戴着镣铐沿着长长的街道旅行,飞越泸定桥、雪山和草原,在陕北联合作战的场景。周总理提出长征必须表明红军已经越过彝族地区,因为这段历史关系到革命的成败和长征能否前进的问题。

当时,中央红军越过云南彝族地区,被彝族包围。他们认为是国民党骚扰了他们。后来,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亲自动手,与彝族领导人小叶丹结下了兄弟情谊。红军给了彝族海洋,彝族给了红军物资,并派自己的向导帮助红军渡过大渡河。

当时,导演团手中没有现成的素材,我们山东剧团推荐了一部以前演过的名为《激流》的长征舞剧,其中一部就是穿越彝族地区。小叶丹和刘伯承结成联盟,有一首歌叫《友谊与龙》,舞蹈也安排好了。

指挥组的司徒汉在读完“彩云飞扬,天空布满金鸟”后,觉得歌词和歌曲表演得很好。金鸟形容解放军,“啊,红军是我们的好兄弟,长征不怕长途跋涉……”最后,司徒汉只改变了一点点,就好像他刚刚改变了一个“啊”字,并推荐给导演组,最后把它送给首相审阅。

周总理看了之后非常高兴,决定了这首五分钟的歌舞。这个长度相当重。在总理的提醒下,添加后效果很好,歌曲也很受欢迎,舞蹈也很好。这首歌一直流行到现在,非常吸引人。

遵义会议为什么突出

台湾原版在表达遵义会议的历史时只有一首歌“遵义会议光芒四射”。随着时间变得越来越紧,每个人都害怕会议,表演也不好,所以只使用了一首歌。总理看了之后说,这次会议的表现应该是出色的,因为会议确认了毛主席的领导地位,中国从此有了主心骨和掌舵人。只有一首歌是轻的。

当任务被分配时,主任小组动员主任考虑如何改变它。后来,每个人都想出了一个主意,设计了这样一个场景:让遵义的塔楼出现在雨篷上,夜晚天空闪闪发光,红军一个接一个地布满舞台,都焦急地期待着遵义会议的投票结果。

音乐组也为此写了一首非常抒情的歌:“仰望北斗七星,我心里想念毛泽东,我想当我迷路时你有一个方向,我希望你在黑暗中跟随旅程……”在这篇文章的铺垫之后,有人出来说会议结束了,毛主席成了我们的领袖,整个舞台沸腾了。这时,我唱起了《遵义会议亮灯》,遵义的城头亮出了金光。效果一度不同。在想出这个方法后,空军导演孟赵翔负责指导这个场景的排练,这在整部戏中也很突出。

我记得“红军战士毛泽东小姐”这首歌到处流传,演员和导演很快就会唱出来,经常哼两句。因为这首歌很深情,这样的抒情诗在整个《东方红》中很少见。

但不幸的是,节目中的这首歌没有包括作者,因为它是后来添加的。这是由陈亚丁和任洪菊创作的抒情诗,由石孟了和柯岩创作,加上王印权和臧东生创作的《深情的一场》。然而,当时没有人关心这些细节。他们都决心把这个项目做好。

“中国人民站起来”站在天安门广场前面

对于第六个“中国人民站起来”,总理建议场景应该在天安门广场前面,并为这首歌写一首特别的歌。这次应该是高潮的时候了。

那时,已经是八月底了,彩排表演就要开始了。为此,胡松华制作了一个惊喜之夜,并以《赞美之歌》作为演出的开始。“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高举金杯,歌颂,各族兄弟相聚……”消息一传出,表演的主题就变得清晰了。事实证明,我国的大型文化艺术表演总是用大量的舞蹈来表现民族团结,但没有一种舞蹈像这个主题那样简洁。

2018年底,胡松华在《回忆四十年,感受新时代》的采访中提到了这一创作:

当时,一位军人同志来了,说:“松华同志,你必须尽快跟我来,现在把你的第四场比赛转到第六届大典上来,落实周总理的重要建议。为了提高新中国诞生的节日气氛,在这个盛大的节日的前半段应该增加一个男高音独唱。应该使用什么音乐风格?当时,周总理建议确定蒙古音乐风格,并使用舞伴歌曲。因为蒙古族不仅是一个英勇的骑射民族,也是一个音乐民族,任务就落在你身上。

当时我太兴奋和紧张了,以至于不得不写歌词和歌曲,因为手稿明天黎明就要到期了。为什么?因为周总理和陈毅元帅正在那里等着,他们将不得不在两天后在人民大会堂的表演现场回顾这一变化。创造时间只有一个晚上,就像完成军事任务一样。(编者注)

经过最后的改编,每个人都很满意,首相也很满意。周恩来总理的大纲实际上是一个节目单和背诵单词。然而,周总理不仅深思熟虑,而且非常理解。给出的建议非常专业。

对1964年大型音乐舞蹈史诗编导薛守一的采访就此结束。更多精彩的揭露将被揭露。请注意后续报告。

视频制作:苗霖苗族

江苏快3购买 辽宁11选5投注 香港彩app 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