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和同学打赌我独自走夜路,不料却被一双手永远拉入黑暗

更新时间2019-10-25 15:30:53  作者:未知

应用作者宋歌每天都读一些故事

夜校在8:45结束,铃声响后,每个人都开始收拾东西,除了她仍然拿着笔,在已经写好的纸上画画,好像她不想回家。

同桌看着它安慰道,“你害怕吗?那你刚才为什么选择大冒险?”

她撇撇嘴,“你不知道吗?我讨厌人们问起我父母。都是你。你为什么想玩游戏?”

“没玩过,好奇,哪知道你这么倒霉。你不要害怕,那条路只有黑点。以前不是有一些同学路过吗?第二天不是上课的好日子。如果你害怕,你出去的时候在十字路口的便利店等我,等我完成任务,我就来接你。”

“我出去的时候还在等你什么?”她转过眼睛,开始收拾行李。“算了,我要走了。我死了,还活着。”

她今天要走的路在学校是众所周知的。它富含鬼故事。当她第一次出名时,许多学生来探索。但是现在高潮已经过去了,道路是黑暗的,所以很少有学生会来这里进行娱乐活动。所以当她发现她是今天唯一上路的人时,失望和期待同时到来。

除了依靠自己,别无选择。她深吸一口气,以50米的速度向前跑。她想匆匆完成这个激动人心又令人恐惧的旅程。

不幸的是,她在比赛中扭伤了脚踝,所以她不得不停止缓冲。

与此同时,一双手从黑暗中伸出,像闪电一样抓着她的腰,在她尖叫之前把她拉进了黑暗中。

1.叶一蒙

叶一蒙消失了。在她和朱成说他们要去医院体检,可能无法及时回复微信后,朱成起初并不觉得有什么坏处。他只是问公司里每一个和叶一蒙关系更好的员工,但是没有人知道叶一蒙要去哪里。当时,他只是感到困惑。

意识到有问题,他发现公司的财务经理于波第二天也失去了踪迹。他家里没有人,他不能接电话,车也不见了。一个猜测在他脑海中慢慢形成。他很快在他的朋友圈里找到了一个新的、推荐的、可靠的金融人物,来到公司检查账目,最后发现余波在过去两个月里偷了一百万美元。

朱成几乎气炸了。他二话没说,立即报警,并发誓要追回这笔钱和这对夫妇。

郑阳接到报告后立即展开调查。他先查了叶一蒙的下落,发现对方最后出现的地方是职工宿舍。虽然公司里的每个人都知道她是老板朱成的情人,但显然每个人都还得穿上戏服,所以她在员工宿舍里还是有一席之地的,偶尔朱成出差或回家时会过来住下。

除了她在宿舍,还有另一个员工,周毅。我听说叶沂蒙是一名初中同学,叶沂蒙是三个月前介绍过来的。

"你知道叶一蒙前天下午回来了吗?"

周青摇了摇头。“她没有事先告诉我。”

“你最后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

"前天中午,在公司外面吃午饭时."

"她有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不,她把它装在包里了。我们只是打了个招呼。当时看起来很正常。”

“你知道她和余波吗?”

周毅的脸色看起来不一样了。“我相信你也知道,我和她是老同学,这份工作是她介绍的,但实际上我们只当了两年初中同学。几个月前我们又见面了,我们之间没有联系。因此,我和她关系不太好。她不会告诉我很多事情,更不用说像经理这样的秘密了。”

看着她的表情,郑阳意识到这不是第一次有人问这个问题。

“那你可以带我去叶一蒙的房间。”郑阳说。

周毅松了口气。

这两个人来到叶一蒙的卧室。即使她不住在这里,她仍然占据着主卧室,但里面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她似乎一眼就能看到尽头。郑阳翻看着叶一蒙留下的东西。在架子上,显然只是一个装饰品,他发现了几张发票和超市收据,用金属夹子夹在一起。三天前,他翻了翻,发现中间还藏着一张超市储物柜的密码纸。

警察敏锐的直觉阻止了他的寻找。细条形码就像一个谜题,让他好奇不已。

叶一蒙为什么留下这张纸?

里面储存了什么?

三天过去了。这东西还在吗?

后来,郑阳停止了他毫无意义的猜测,拿着纸条直接去了超市。幸运的是,那东西还在。他出示身份证明后,超市工作人员把它递了过来,那是一张黑色的小u盘。

郑阳的直觉与余波有关。果然,有余波犯罪的证据——虽然余波外表温和,但内心却是一个偷拍狂。

从视频内容可以看出,他的偷拍镜头覆盖面广,内容丰富。

视频太多了,郑阳一个人看不完,所以他把任务交给手下,集中精力追踪叶一蒙和余波。

半天之内,他找到了于波。尽管另一方以尸体的形式出现——于波的车和他自己都是在野外被发现的。经过现场调查,警方在车上收集了叶一蒙的指纹。从车里的gps,于波前天下班后回到了自己的家,然后直接跑到了这里。也就是说,两人是在晚上叶一蒙失踪时相遇的,叶一蒙很可能杀了于波。

2.余波

余波从十几岁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的眼睛总是不由自主地盯着异性,但他忙于学习,没有时间深入思考。他甚至没有把这当成问题,认为这只是青少年的正常心理。

在大学后期,有一次他不小心把室友的望远镜对准了女孩的卧室。从那以后,里面的魔鬼被释放了。从偷窥到偷拍,设备不断升级,位置不断扩大,物体不断变化。他迷上了它,但是他的心里总是有一个空缺。

他知道错过了什么,但他从来没有勇气去实现它。

后来,被压抑的欲望爆发了,他终于绝望了,晚上埋伏在角落里,准备捕捉孤独的白兔。

但是有人看见他这么做了!

他抬起头,发现闯入者不见了,所以他站在另一边的位置,朝巷子里看去。在确认他看不清楚自己的脸后,他放心地离开了。

这是于波一生中重要的一件事,但他很快就开始害怕了。如果证人被一个男人或一个男学生代替,他可能会被抓住。

所以他换了另一种更安全的方式,拍摄了这个过程,以备日后回顾。

战利品储存在他的个人电脑里,他习惯性地将开机密码设为工作密码。

正是这种懒惰的行为为未来埋下了灾难的种子。

一年前,叶一蒙加入了公司,并很快成为老板的情人。她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当然,于波也很感兴趣,所以他采取了行动。

古人说,“刀在彩色人物的头上”。如果拿着这把刀的人是蛇蝎美人,那就更惨了。

他以为叶一蒙有点喜欢自己,但没想到这只是一场棋赛。

他一共带叶一蒙回家两次,第二台电脑的“伟大成就”被发现了。

他很惊慌,不知道叶一蒙是怎么发现的,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处理愤怒。

但是叶一蒙的反应和他想象的大不相同。

她说,“哦,这是一个好机会。非常清楚。”

余波还在想着叶一蒙的反应,然后看见对方从电脑上拔下一个u盘。

他吓坏了,“你……”

“我有事要向你求助,”她说着,抖掉了手中的u盘。“我最近有点缺钱。我想请求你的支持。”

多熟悉的电影或电视剧的序言啊。

余波的心又凉又凉。在这个阶段他不明白什么?

然后慢慢地,他成了叶一蒙的提款机。当他缺钱的时候,他大声喊着,双手奉上。

很难说。

别无选择。

仔细想想,似乎只有叶一蒙的死才能解救他,但杀人比偷拍要勇敢得多。此外,他有把钱转给叶一蒙的记录,可以随便找到。如果叶一蒙出事了,警察很快就能找到他。

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叶一蒙把u盘藏在哪里。

日子在恐慌中流逝。他觉得叶一蒙总有一天会提出更多过分的要求。

果然,叶一蒙提出要换一百万张u盘。她准备把朱成赶出去,但她必须在离开前发一笔财。

于波自然成了最佳候选人。

不可能,他从公司偷了一百万美元,但是他没有马上给叶一蒙。他仍然明白叶一蒙为什么同时付款和送货的原因。幸运的是,叶一蒙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无理取闹,两天后把交易的时间和地点发给了他。

3.周易

当余波去世的消息传到公司时,周毅正拿着东西离开。是的,她被解雇了。即使她说了几千遍她不知道叶一蒙的行为,她也无法消除整个公司的疑虑。

她是叶一蒙的同学。她是由叶一蒙介绍的。仅仅这两个先决条件就足以让每个人都判她有罪。要不是没有证据,朱成早就把她送去警察局了。

周毅心烦意乱地回到宿舍——虽然朱成解雇了她,但万一发生意外,她在找到人和钱之前是不准离开宿舍的。

周毅对此没有异议,否则她就得为自己找另一个地方,这太麻烦了。是朱成太累了,总是追问她,一晚上能打五六个电话,好像问累了她会说漏被他抓住了。

这不,周易刚挂了电话,听见门铃响了,她以为是朱成光的电话胁迫不够,只好再次前来纠缠。

“我说我没有——呃,是杨警官。”

郑阳笑了:“你忙吗?”

“不,不,”周毅用手示意,让郑阳进来。“给你泡一杯茶?”

“别客气,”郑阳突然看到客厅里周毅的手提箱还没打包,就问道,“怎么了?”

“我还能做什么?我被解雇了。现在整个公司都像个骗子一样看着我,”周毅苦笑。“估计你来找我是因为叶一蒙?”

“的确,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你问,我肯定会说你知道的,我不能弥补你不知道的。”

“你说你和叶沂蒙只有两年的同学关系,那还有一年?”

"她转到了另一所学校,父亲死于车祸,母亲带她回了家乡。"

“从那以后你一直保持联系吗?”

“不。”

“我这么多年没联系她了,她帮你找了份工作,所以你们关系很好。”

“事实上,当她说她可以给我介绍工作时,我很惊讶。虽然我们在初中是同桌,但毕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没想到她会这么热情。”

“所以她对你应该有点特别。当你见面聊天时,你没有注意到任何不寻常的事情吗?”

原来是在这里等她。

“她表现得很正常。即使她偶尔和经理说话,她的语气也有点高。我想这是因为经理因为她和朱棣文的关系奉承了她,而没有在其他任何地方考虑这件事。”

“只有高高在上?没有什么比愤怒和仇恨更像的了?”

周毅努力回忆了一会儿,摇摇头,然后好奇地问道:“你确定杀死经理的是一个梦吗?”

“对不起,这个案子还在调查中,不方便透露。今天到此为止吧,如果还有什么事,我会联系你的。当然,如果你想到什么或者对叶一蒙的可能下落有任何猜测,你可以联系我。”

"当然"

送走郑阳后,周毅靠在门上,她的身体带着一丝颤抖慢慢滑了下来。她呆了一会儿,然后迅速起身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

“你别跟我装傻,不是说拿到钱就结束了吗?你为什么要杀玉波?现在,警方不仅知道你威胁于波挪用公款,还说你杀了他。那天晚上你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情况如此复杂?你也答应过不把我拖下水,但事实是?当警察发现一切时,我会跟着。”

“你先冷静下来,我直到今天看了新闻才知道余波被杀了。不是我干的。那天晚上我把东西给他,然后离开了。谁知道我在他身后看到了谁?不要把你的位置搞砸,以免被人注意。我们会等到警察抓住凶手,然后再计划下一步。”

“警察什么时候才能抓到凶手?朱成现在正密切注视着我。我不会一辈子呆在这里,是吗?你在哪里?我为什么不去找你?”

这一次花了很长时间才回复,答案是不相关的:"那天晚上你回去了吗?"

唐逸花了几秒钟明白了意思,神色激动,“你什么意思?那天晚上我在那里,但我拿了钱就走了。我为什么要回去?你还叫我先走,说余波有话要说。你比我更可疑!”

“你别激动,我问错了问题。你也不想来找我。如果你也消失了,一切都会暴露。”

“但我很害怕。”

“如果你等着,我一定会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来救我们两个。你相信我。”

“好……”

周毅的妥协并不是因为她相信叶沂蒙的绥靖政策,而是因为她突然想到,如果叶沂蒙真的杀了余波,她难道不会死在过去吗?她没有想到两个世界都是最好的,但是有一个简单粗暴的方法。

她和玉波都死了。

4.计划

郑阳想不出叶一蒙杀死余波的原因。因为薄熙来的住处找不到钱,所以一百万可能已经在她手里了。目的实现了,没有必要再给自己增加一项罪名。除了几处刺伤之外,余波腹部还有烧伤痕迹,这表明这次杀人不是暂时的,而是有预谋的。叶一蒙和余波之间还有其他矛盾吗?

还有叶一蒙的下落。犯罪现场也被遗忘了。周围道路很多,监控设备也不完善。他们可以利用这些漏洞。然而,他们只是在她离开宿舍后才跟踪她到地铁。叶一蒙坐在地铁5号线,但直到最后才下来。

大活人不会消失。唯一的可能是另一方伪装自己,在某一站下车。

有了猜测,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经过技术人员日夜搜查地毯,郑阳终于找到了一个清晰的方向。

警察的短暂访问让周毅感到一阵难过,他干笑着说:“杨警官,你这么快还会回来吗?”

"如果你发现重要的线索,你需要迅速检查它们."

周毅的笑容变得更加干燥。"听起来好像和我有关。"

郑阳递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女人留着长发,戴着黑色太阳镜,穿着黑色风衣和灰色短靴,手里拿着一个黑色手提包。“这就是叶沂蒙失踪那天离开她的公寓。我们跟踪监视,一路发现,在地铁站失去了她的视力。后来我们发现她实际上换了衣服,换了一种不同的方式。”

郑阳交出了另一张照片。这个女人扎着一个低马尾辫,戴着黑色眼镜和面具,穿着卡其布连衣裙,同样的还有灰色靴子和黑色手提包。“通过技术分析,他们是同一个人。你觉得熟悉吗?”

周毅拿着两张照片,颤抖的手直接暴露了她的心理。

郑阳交出了最后一张照片。那个女人摘下眼镜和面具,露出了整张脸。是周易。“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作品名称:失踪的女人,作者宋歌。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